家有四姥,還有一老(一)

*三山
*男審神者出沒頻繁注意。兩個人格並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不過思考迴路大致相同,做下的決策也無異,只是表達方式的差異。第二人格擁有的萌(fu)之心,第一人格是不具有的。
*四位山姥切國廣分別稱呼(數字表等級):
82:初選刀的一位,陪同審神者探索職務從陌生到熟悉。曾在某次戰役中目睹五位同伴斷刀,自己則險些死去(事後造成審神者第二人格出現)。現任第二部隊(主力)隊長。協助鍛造三分之一的高級刀。稱作國廣。
70:在國廣卸任後,曾長時間擔任刀侍,剩下多數的新刀都由他監督打造,是三日月到來的幕後功臣,並幫助其成長(此時未達特),同時製作出無數精良的金裝。現任第三部隊隊長。文中稱其山姥切。僅三日月喚其「切國」。
10:初來乍到即成為第一隊隊長,尚未有所作為,努力學習當中。文中直乎全名山姥切國廣。
2:第四隊隊長,緩慢挖礦中。暫稱山姥。
只是為了方便辨識才寫的這段。第一篇牽扯到的只有兩把。
*以同把刀不同個體,就算意識到複數個自己存在,亦不會知道彼此被如何處置,平時也不會交流為前提。部份情感有機率同頻,然而記憶不共有。
*此篇破文筆,可能雷注意。照常OOC。
*求評求建議求聊天(。
*就算有四個類似的對象,依舊開不了後宮。
*這是一個長長長長長篇,有棄坑可能,躍入請三思。

=========

  「這次請你負責帶領第三小隊,雖然是件普通的差事,相信你也能和擔任刀侍時一樣做到最好。」望進山姥切碧綠的眼底,審神者不是不了解從被委以重任到左遷--近似於發配邊疆的心情,然除了失落,他敢肯定其中還混雜與工作無關的情緒,但他看不清晰,也就無從解決起。「擔心你既要出陣,還管理諸如鍛刀的監督、刀裝製作、演練等諸多雜事會太過疲憊,換個位置換個心情,遠征就當出遊渡假,不用想太多。先好好散心,屆時會再通知你返回崗位。」  
暖黃燭光映上審神者雙眸,山姥切有些失神看著那對琥珀色中顯現的兩簇微小火焰。「明、明白了……」
  「果然因為我只是把仿刀……」告退後,山姥切迎著灑滿走廊的清冷月光低聲喃喃。

=========

  「請您解釋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三日月半瞇著眼,疾言質問審神者,嘴角是上揚著,卻看不出分毫笑意。
  「哦?這回是怎麼了?」看似還未進入狀況但又像在明知故問的審神者抬手輕扯面紗一角,勾起惹人厭的笑,意圖刺激對方使怒火更盛。「最為明豔動人的三日月宗近先生,今日有何指教請說。山姥切國廣,你可以先離開,哪裡有需要就先做什麼。」看這場面,審神者明瞭了昨日山姥切的顧慮。原因就出在面前風風火火趕來的三日月身上。
  居然現在才發現!審神者一邊痛恨自己的遲鈍,邊努力壓抑激動喊叫的欲望。在書裡看是一回事,實際發生又是另一回事。
  山姥切國廣揉揉適才被握住不放的腕部。三日月的力道並未大到讓人覺得疼痛,大概仍有所保留怕傷到人,只是自己仍下意識撫摸被握得發熱的手腕。
  甫被喚醒就肩負重責大任。沒有前任來進行交接便直接上陣的狀況下,無論做什麼都特別生疏。山姥切國廣不能明白審神者為什麼交給他這份工作,當然即使對自身能力有所質疑,還是會盡最大的心力完成接腫而來的所有任務。
  那位眼中鑲嵌明黃弦月、漆黑的髮泛著藍色冷光,隊伍中最為出眾的人,據說叫作三日月宗近。自己初上任後首次集合前三日月竟然大清早來到自己寢室前親暱的喚著「切國」,自然的闖入房間。三日月進來後表露出一絲遲疑,最後拉著這間房的新房客--也就是自己,跑去審神者跟前興師問罪。
  照種種跡象來看,和三日月相熟的那一位和自己很像。「仿刀……嗎。」
  向著審神者答應一聲,略一傾身,山姥切國廣淡淡掃一眼身著被不悅籠罩、浸染的深藍狩衣,那木造房屋中不容忽視的身影。離開後立即帶著缺了一人的部隊出陣。那個空缺是原本屬於三日月的位置。
  偌大的空間只剩下兩個人,三日月逕自在審神者對面落座。
  「說吧,你的不滿。」把筆電開機擱置在案上一角,審神者看來一派悠閒。
  「他,不是他。」三日月篤定的道出他的發現。「切國在哪裡?」
  「搞不懂你在說誰。」從容執起筆,讓筆在指間恣意打轉。那下半張笑顏擺明是清楚的。
  「這是能夠精準分辨出現役四位隊長的您會說的話嗎?」
  昨夜裡的人事調動三日月也有耳聞,然並未深入知悉詳細內容。他只知道,四位隊長分別是四位山姥切國廣,切國屬於哪一隊卻未可知。
  三日月沒有接觸過國廣與山姥,若將四人一字排開,他並不能一一指出他們的身份,要認出切國倒是綽綽有餘。
  「那我就把這句當成讚美吧。」審神者終於放下指間的筆。「他帶第三部隊去遠征了。高興嗎?」
  「為什麼?」只是一個皺眉,也美麗得令人移不開目光。
  「沒為什麼,本審神者開心。」審神者沒好氣的回應。「給他稍微休息幾天就要被你非議,我樂意嗎?你應該不是不曉得遠征不必擔心生命安全……噢該死,我忘了你沒去遠征過。還有,小別勝新婚,懂不?嘛,我下次會先徵詢他同意啦,你也別生氣了。就算要去,也是你們兩個一起。」
  看著得到想要訊息、起身欲離開的三日月,以閒適姿態左手托腮的審神者忍不住出聲提醒:「明天傍晚記得給他留飯菜,給你的切國。」說完不忘八卦一下。「吶,進行到哪一步了?」
  「您猜猜?」
  「哼哼。」

=========
(tbc)
=========

練了四把小被被,筆者確實這麼做了,不用懷疑。換隊長也是實際發生的,這篇是因此產生的腦洞。
一換上三號,三日月跟CCP都很容易累,這是在說明……?隔天二號強勢回歸多帶幾場,除了前面提到的兩位,獅子王也操累了,這又是……?
然後CCP在晚餐時間很容易累吶。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