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四姥,還有一老(二)

*這篇同樣只有兩只,分別是三號和一號
*如果一定要鍛出1:30,請給我山姥切屑屑
*看了文裡的描述,好像太囉嗦了點。能接受再進來//

=========

  三日月氣勢如虹,一擊貫穿敵隊首領。可惜的是對方一息尚存,掙扎著給了己方橫掃三人的一記攻擊,這才被新人山姥切國廣消滅。
  已經習慣以人形作戰,也逐漸在一場場戰鬥中鍛練出手感。三日月感受到覺醒的日子即將來臨,想給切國看到自己更加強大樣子的心情愈發強烈。即使不必任何證明,世人對他應有的力量就已有清楚的認知,三日月還是固執的想這麼做--在切國面前。
  大概是由於切國不在,三日月打得並不起勁。原本應當能夠準確命中敵人要害,最後竟硬生生偏了幾許。精神不易集中,似乎是有些累了。
  今天特別容易疲勞吶。三日月在心中苦笑。切國不在的明日恐怕也……
  注意到隊員狀態不佳,新上任的山姥切國廣連忙前來關心。
  「兩位需要回去休整片刻嗎?」牢牢扯著白布盡量避免露出整張臉,山姥切國廣透過布的下緣看著三日月和燭台切--方才一役裡略顯精神不濟的兩人。
  「哈哈哈,老人家還沒那麼虛弱,要再打幾場都奉陪。」
  「剛剛想著回去多備幾道料理……」燭台切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如今天先就此結束?」
  在取得大夥兒的共識後,第一部隊拋下一地殘片揚長而去。
  風揚起漫天黃沙,待氣流平息復又凝結,一切痕跡已被大地和時間無聲掩去。誰能數清有多少刀魂,在土石之下,在記憶之中,就這般靜靜風化。

=========

  一回到基地,燭台切三秒著上運動服,旋風般的掃進廚房--只屬於他一人的戰場。
  若他人擅自闖入,只怕是要遭殃。除了被溫柔裡帶著陰冷微笑的廚房之主飽以老拳,還要等著接下來的一餐被沒收、半粒芝麻都染指不得的窘境。
  付喪神其實並不需要進食,吃飯只是種興趣,也是擁有人類形體後培養出來的習慣。
  「絕對要體會美食的美好之!」在兩種形態的審神者大力推廣為主,燭台切的絕妙手藝為輔,刀們都默默接受了三餐的安排。
  這項行為讓他們更像個人。
  就算沒有飢餓感,被扣了餐飯還得忍受旁人那裡傳來的陣陣菜香確實不大人道。
  「皮卡丘的開火聖地不容玷污。膽敢觸犯這項禁忌,輕則禁食,重則赴死。」面覆輕紗的審神者如是說。不知皮卡丘為何物的刀們只消聽完整句,立刻能意識到主詞的身份。
  素來無法苟同第二人格主子言行的刀們--尤其是歷經抱怨事件摧殘與驚嚇的眾打刀,也不得不同意他的說法。
  感應到有人越雷池一步,輕輕放下手中的黑漆木盒。燭台切飛快將視線投向門口,一看是露臉的審神者,原本要放出的殺氣硬是壓了下來。
  「呃……不好意思打擾……」審神者一臉歉意,「如果是做便當的話,請問能不能讓我做點裝飾提振士氣……還要麻煩你多多指點。」
  「是現在的您當然沒有問題。」
  「現在?」
  燭台切不打算解釋,直接拿來所需材料和器具,柔聲對審神者進行現場一對一準新娘教學廚房篇的實作。
  審神者雖然畫圖並不在行,做做手工藝還是挺有天分。以第一次來說,已經算是做得有模有樣。
  接受燭台切的稱讚時,審神者笑得靦腆,頰上猶帶紅暈。看著還只是個孩子。
  真希望主公能一直維持這份天真,另一個姿態永遠不要出現。燭台切心道。
  很快的,放飯時間到。刀槍們驚訝於盒內的景象--白米飯上食材鋪排而成、與自己三分相似的圖形。
  長谷部用古怪的表情瞥了燭台切一眼。
  
  絕對不能告訴他是誰做的,否則他會得意忘形。
  燭台切不說話。

=========

  待著沒出門的國廣被臨時交代把晚飯送去三日月那。
  審神者要求他對飯盒小心謹慎,國廣只好像是極其珍視的雙手捧著,在走廊逡巡尋找目標物。
  「到底為什麼是由我來送……」同三日月沒有交情,也不常見面,僅僅是知道審神者持有這把刀,還是山姥切從鍛刀房裡帶出來的。沒有更多關於三日月的資訊,諸如他的實力、言談舉止如何如何,日後沒有同隊合作的話,也沒必要知道得鉅細靡遺。國廣本來就非主動關注這類事情的個性,正確來說他和另外三位皆是如此。
  經過轉角,夕陽的暖橙餘暉被緊臨著擴散的闇紫溶去邊緣。在一片闃寂下,金色的光勾勒出三日月姣好的面貌,似笑非笑的眸熠熠生光,髮飾上的穗子金芒流轉。夜幕低垂之前,已有兩道弦月襯著眼底那抹深沈散發光華。那是只能在三日月身上品味到的夜色。
  「三日月宗近。」國廣回過神來。他拒絕承認自己被這副景象深深的震懾到,為了遮掩自己的失態,遂單手拉低白色布料,另一隻手平提著布包。「你的便當。」
  「腳步聲很像吶。」開口說著完全無關的話題,坐在走廊邊緣的三日月顯然沒有絲毫要起身的意思。
  「……」國廣不打算理會,自顧自走近三日月,快速俯身放下布料包裹的飯盒,抽手正待離開--
  兔起鶻落之間,三日月眼寂手快的握住國廣的手。
  「你、你幹什麼!」沒料到陡生異變,國廣慌張的用力甩開三日月的手,迅速奪回手的自主權,頭也不回的逃走。
  未戴著手套的手,掌心尚殘留著剛才的溫度。
  「就算手的大小相同,握起來仍不完全一樣……」方才一握總覺缺了些什麼。
  突然想起被冷落的盒飯,三日月慢條斯理將之端放膝上。
  方巾有兩層。外層深藍印著紗陵形,幾乎要與身上狩衣融為一體。內層看著只是一般白布,質薄,能些微透出內容物的顏色。
  揭開蓋子,用小格子區隔開的菜餚相當誘人,然而是別的東西先吸引了三日月的目光。
  軟糯版的山姥切躍然飯上,圖案囂張佔據大部份表面,一旁還有「等我回來」的字樣。
  三日月會心一笑的同時,生出新的煩惱:不知該如何下手。



  只因他沒找著筷子。

=========

  最後是在黑漆木盒底下找到的。

=========

(tbc)

=========

覺得看到文手之路的一線曙光,被對刀劍亂舞毫無興趣、文筆好的妹妹殘忍的戳破了QQ當然她沒看,她只看過去年的黑歷史
偶爾寫寫沒什麼,頻率一高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寫不出想要的畫面和氛圍簡直不能忍QQ
寫到某段謎之感動u///u那大概是這篇的微小閃光。是哪段,你猜猜?
明天中午前寫完的話,會先放《月明星稀》一篇,同樣是三山。想看就期待下吧。
好想把三日月直接打三明(醒醒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