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星稀(二)

*三山
*OOC注意
*三日月很下面才現身,可以說只有一瞬間(?
*非人的設定有點隨便,您也請隨意
*總覺有神怪小說的範兒……就是那種鄉野奇談……請再給我點時間QQ這當真是CP文!
*文筆貧弱,照舊意識流,依舊囉嗦廢話多~~
*好基友從場次帶了一只小被被給我,我是大爽人!

=========

  龍鱗一詞勾起山姥切十足的好奇心。
  信手拿來,感覺到盒子略沉,裡面鋪有折成四方的白綢,用細金屬鍊串起的一大一小兩枚鱗片在裡襯上泛著冷光。
  大的那枚有山姥切半個手掌大,呈深邃幽暗的藍,缺乏光澤。另一枚則只藍色那片的一半大,是澄淨的淺藍綠色,些微透明。顏色和山姥切的雙目何其相似。
  從長度判斷這是條手鍊。
  山姥切肯定自己從來沒看過這件物品,然而那不可忽視的熟悉感--像是手鍊原本即屬於他,促使他伸出手碰觸--
  指尖撫上的一瞬,一陣暖意從小鱗片上傳來。藍鱗則散發淡淡光暈,給人鱗片擁有生命的錯覺。這個現象轉瞬即逝。
  山姥切後來又陸續將箱子裡的物件全檢視一遍,除了一張繪有湖泊的古地圖,再無特別有用的資訊,盡是些難以考究真實性、以泛黃紙張記載的野史,多提及湖泊有龍、山中鳥妖現出行跡一類。實物收藏則只另外發現裝水的嶄新玻璃瓶和一根雪白鳥羽,再無其他。
  反覆思量後,山姥切決定帶走手鍊,於是綢布被取出將之包好放進外套口袋。
  山姥切把一切物事收拾整齊,便前去整裝欲深入山中。

=========

  兩百年前經歷那災禍的人都已不復存在,就算村中耆老都知道曾有過這一事件,詳細卻不那麼清楚。
  挨家挨戶查訪,終於問到一位老獵人得知某條古徑的位置,據說能藉此較輕鬆尋得某木造建築的遺跡,但不確定是否為涼亭。
  覺得準備足夠充分,天氣晴朗,萬里無雲,山姥切馬上動身。
  究竟為何要如此執著於傳說中的內容,山姥切也並不確切明白。不僅僅是因為經常入夢,還有心靈的感召,驅使他追求一個結果。
  踏上石階,背負的重量在在提醒他,距離目的地,距離未知的答案,已經越來越近。

=========

  窮盡人工鋪設的路徑,山姥切對照古地圖又前進了一段。
  那次災變改變山下平地的面貌,山上倒沒多大變化。
  本來應當是如此的。
  路段坍塌,只能繞道而行。多換幾次路線,即使方向感良好如山姥切,仍是有些吃不消的。古地圖基本可以說毫無用處,獵人所提到的房屋也只是普通民宅留下的斷垣殘壁。
  雲逐漸增加、密集起來,聚集得太過迅速,和伴隨的大雨同樣令人猝不及防。
  一步。兩步。三步。
  四步。五步。
  六步。
  步……
  也不曉得到底走了多久,通過小斜坡,涼亭和一旁的平坦地面映入眼簾。
  把黏在臉上的金色髮絲撩起,山姥切有些不敢置信。
  真的找到了。
  雖然不夠震撼,但要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完成一個未竟的任務,即便大雨瓢潑,仍是澆不熄那股踏實。
  停留在涼亭下歇腳,山姥切懊惱看著亭子邊緣滴下的水珠。
  算過距離,預計一天來回的行程,硬是被中斷。這樣的風雨,一件輕便雨衣是承受不住的,而且山姥切早就渾身濕透所以也派不上用場。
  掏出口袋的布包察看手鍊,藍鱗周圍水氣尤其濃厚,還隱約閃現著電光。
  強自壓下詫異,山姥切突然感到冷意,還有兩邊蝴蝶骨傳來的悶痛。
  想到了未曾謀面的母親。
  聽父親說擁有天人之姿的母親。
  一陣睡意襲來。

=========

  山姥切一路上撿拾著小石子,往海邊緩步走去。
  猶記醒來時已是出外探險的隔天早晨,躺在自己的臥房地上,披著一塊薄薄的大片白色綢布,被戴上手鍊的手緊握一搓純白絨羽。燒已經退了,外頭也已放晴,山姥切既不曉得也不敢想像他失去意識時究竟是誰帶他回來。
  不了解對方給他戴上手鍊的動機,山姥切將之取下,和綢布一同在身上收好。
  蝴蝶骨仍隱隱作痛。
  在山上沒有什麼額外的發現,他決定晚間到海邊一看。
  海面映出的月比起他在其他地方看到的都更大更亮。
  村民大多保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習慣,夕陽下山後都待在屋裡,在海邊放眼望去,杳無人跡。
  現在的海岸,只屬於山姥切國廣。
  多投擲幾次石子,隨手感逐漸增加的環數使山姥切的面部線條柔和起來,嘴角隱隱上揚。
  忽的另一顆石頭挾帶破空之聲,將剛才山姥切扔出、尚在跳躍的石子擊沉。
  一道滄桑的男性嗓音傳來,聽不出要反省的意思。「哈哈哈,抱歉。」
  著一襲深藍狩衣的男子在月光下笑得毫無悔意。

=========

(tbc)

=========

大考前文思泉湧該咋治OTL這些天醒著就只是想橋段,生靈感,動手碼字,不禁要開始思考我的創作之路發生了什麼……
手速跟不上腦速,而且打字工具--極早期翻譯機先天不足,按鍵遲鈍,窩要瘋啦!某友說引子那篇有武俠味兒……(大驚
另一同學兼坑友說我打翻譯機的樣子像極了在打小筆電……看來我還挺會裝模作樣……
聽著BGM打文好容易分心,但是寫數學就沒問題是什麼妖術……睡前想的跟真正動手真尼馬是兩回事。
埋伏筆啥的真心是門大學問……要埋得不明顯,最後讓讀者恍然大悟著實不是我這級別能幹的……
有沒有小伙伴願意同我在噗浪喇咧YAY
講了好多廢話(幹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