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見

*OOC
*三山
*NE,也許吧
*花吐
*文筆糟糕,慎

 
=========

 

  午間的一陣劇烈咳嗽,讓三日月收到來自許多同伴的關心。
  「沒事,嗆到而已,哈哈哈哈。」
  深藍寬袖沾上的小片純白道盡一切。三日月清楚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不過……治癒的希望不大。
  自入隊以來各種暗示,不解風情的心上人從來沒有意會箇中深意,對待自己的態度也幾乎與其他夥伴無異。
  是否該來明確的表白一次,他還在猶豫。
  也許是時候做個了斷了。
  「最近狀態不好,不適合出陣,請主上務必准我的假。」
  「沒問題,期間有甚麼需要也儘管跟我說。」
  「其實……我得了花吐症。」三日月對審神者敘述花吐症的種種,但是語帶保留。「唯恐傳染給主上與刀劍男士。」
  「不必擔心我,在經歷過……後,我想我是不會發病了,所以還能夠去探望你。那麼你要求明天開始隔離?病情也不能洩漏出去?」
  「是的。」

=========

  倚著本丸前的櫻樹,三日月任由粉色花瓣落在身上不願拂去。
  他來了。即便閉著眼睛,三日月也是知道的。
  對方不發一語坐到另一邊去。兩人隔著櫻樹後背相貼。
  「切國可否聽我傾訴衷腸?」
  「……請說。」
  「我傾慕切國已久,這已經不只是戰友間的革命情感,而是想將自身的全部奉獻給對方、長伴他左右。只有切國能讓我感到怦然心動。切國,我想聽聽你的答覆。」那是近乎懇求的語氣。
  「我不明白,可能是目前還沒對你持有相同的感情。對不起。」滿懷歉意,山姥切國廣的態度一如既往的疏離。
  「我了解了。」
  謝謝你,還願意告訴我。

=========


  沏茶,儼然成為一種提醒。提醒自己依然存在的事實。
  審神者對三日月即將面臨的命運並不知悉,只當他需要靜養。除了每日例行的問候,再無多加打擾。
  此處彷彿不曾與原來的時空接軌,自成一方天地。
  接連下來幾日足不出戶,三日月都安坐屏風後等待時間流逝。
  企盼不可逆轉的永恆。
  不論是致幻的甜美芬芳,或是清冽茶香在身周流轉,都無法喚起他日漸喪失的清醒。
  似乎是凝視著身旁環繞的成堆雪白,他想著究竟幾時能隨之枯萎崩解。
  猛的三日月手指輕顫,險些灑出杯中茶水。
  「咳……要來了麼。喜歡上你,我……從不後悔。」
  三日月微揚的嘴角邊飄下數瓣潔白,伴隨一聲脆響。
  花自飄零,幾不可聞的、代表逝去的聲音在其中隱沒。

=========


  喉嚨的輕微搔癢,山姥切國廣不自覺的輕撫頸部。剎那間的心頭突跳給他不好的預感。
  經過轉角,平時應該在的藍袍男子不見蹤跡。用餐時,下意識搜索起那抹藍色身影然未果。
  這幾天為什麼突然在意起來,山姥切自問,一時之間竟答不上。
  說不定只是過於習慣往日的光景,以致於看他不在有些無法接受罷了。
  祝他早日痊癒。
  「咳……」

=========


  作為初使刀,且一直以來皆擔任近侍,山姥切國廣發覺早已集全刀帳、冷落刀匠許久的審神者又準備投注大量資源鍛刀,然而不曾耳聞任何能喚出新刀的消息。這個異樣山姥切看在眼裡,沒等他過問,神色如常的審神者率先開口。
  「能不能再幫我鍛出一把三日月?」
  「本丸的空間快不夠了,況且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位置不會不夠。」畢竟那個位子僅專屬於「三日月宗近」。「我相信你絕對辦得到,你可是為我填滿了刀帳吶。」
  見審神者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山姥切也就攬下這個工作,結果卻總難盡如人意。
  看著和其他伙伴南征北討、辛勤掙得的資源,跟著依賴札在火爐裡消融,他不禁要開始思考這一切的緣由。
  因病修養的三日月在瞬間閃過腦海。
  「不管多名貴、多稀有的刀,在我手裡,每一種至多至少只能留一把。」審神者這句話至今言猶在耳。
  三日月恐怕凶多吉少。
  「咳嗯……」一陣恍惚,山姥切抑制不住的輕咳起來。

=========


  「我想單獨前去探望三日月。」
  「不許,他患的是傳染病,我不能放任你也得到這種病。」你現在去也來不及了。
  審神者事後查過資料,才明瞭三日月對他有所隱瞞。
  「那為什麼你可以?你不怕自己……」
  揮揮手不想多談,審神者沉聲請他最為珍視的近侍刀離開。「因為我的心已經死了。」

=========


  本丸稱不上大,找到極有可能是三日月養病的房間並不困難。
  甫推開門,便能勉強嗅到裡頭傳來的暗香,這令山姥切最近經常性的精神不濟更嚴重了些。
  直覺繞過繪有花鳥水月的水墨屏風,山姥切只見三日月一身行頭和一地散落的純白。
  攢緊手心的一抹金黃,山姥切緩步上前,沒想腳下一陣踉蹌,他徑直倒向其中,全身被如雪的花末和淡淡的、幾乎要被花香掩蓋的三日月氣息包圍。
  「呃……」並非出於對噁心事物的反應,山姥切單純感到反胃。
  一片又一片呈心形的月見草花瓣如同阿勃勒下起的金色之雨紛飛,然後沉澱。
  心臟像是被狠狠的被刨空一塊。原來三日月早就悄悄進駐,但他沒有即時察覺。
  痛楚絞上心口。
  眼前依稀浮現對方優雅的儀態、姣好的面容、瞳中的美麗弦月,這個畫面逐漸扭曲、模糊……
  我想,你所訴說的情意,我是懂了。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