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鶴子

*鶴山
*首次嘗試描寫這個CP,可能各種OOC,CP味也不夠重
*現PARO
*流水帳式敘述,文筆大爆炸(差勁意味
*便利商店的制服是虛構的
*想像一下國醬戴眼鏡,酥^q^
*鶴丸是白金還是藍黑,請、搶、答!沒獎品(好意思
*520快樂//

 


  秒針、分針、時針在瞬間重疊,齊齊指向十二,拉開嶄新一天的序幕。
  鍵下句點後,山姥切國廣摘下眼鏡,揉揉痠澀的眼睛,用力的深吸一口氣。
  「又到了這個時候嗎。」總算脫離忘我的狀態,他才意識到時間流逝。
  戴好連帽離開房間,山姥切放輕步子,駕輕就熟的穿過一片黑暗。
  不能打擾兄長們安睡。
  鎖好家門,青年立刻直奔街口的便利商店。
  「叮咚!」
  「歡迎光臨--」迎接他的是陌生、稍微老成的男性嗓音。
  這次來了新店員?
  山姥切瞥了一眼聲音來源的冰品櫃,卻不見任何人的蹤跡。
  皺了皺眉不去多想,他徑自來到書區,想也不想的取下架上一本封面設計簡約的小說。隨意瀏覽過簡介,指腹在紙面來回摩娑確認質感後,便決定拿去結帳。
  一不小心有東西自口袋滑落,他卻毫無所覺。
  由於是深夜時段,山姥切毫無窒礙的站到櫃檯前。
  「不好意思,馬上幫你結帳--」
  櫃檯後猛的冒出一個人,待那人站定,山姥切不禁要驚嘆這位店員的脫俗。
  白色與卡其色搭配的制服穿在他身上愣是多了一分出塵的味道,腕上的黑色陶瓷手錶襯得皮膚愈發白皙,頭髮泛著溫和的銀白光澤,金色雙瞳似乎掩藏著一絲狡黠。
  與此同時,鶴丸國永也不動聲色的打量回去。
  連帽下露出的幾綹金色髮絲,和微垂的睫羽,都無法完全遮去那對澄澈的翡翠色雙目。好看的唇瓣緊抿,笑起來肯定令人驚豔。消光黑夾克的質料與合身的剪裁塑造筆挺的效果,同時營造出冷酷的氣質。
  「只要這個就好嗎?」
  「請再給我一杯小杯的熱拿鐵。」
  「好的。」
  遞過打印好的發票和找零,鶴丸試著向山姥切搭話。
  「這本小說的內容很精彩,我個人非常喜歡呢。」
  「咦?啊,是嗎……」山姥切一時沒反應過來,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鶴丸沒有忽略那句微弱的「謝謝」。
  他操作好機器,趁著現在的唯一顧客恍神悄悄摸了一會的魚,然後將裝滿溫熱液體的杯子上蓋並貼好膠帶,謹慎的套上底座放入牛皮紙袋。
  「小心哦。以後別再晚睡囉,對身體不好。」
  下意識的拉低帽沿,山姥切這才道謝著接過,在鶴丸充滿活力的道別聲中踏出自動門。
  山姥切習慣性的打開紙袋察看一下內容物,發現裡頭放著一個金屬製物,赫然是自家門口的鑰匙。
  「什麼時候掉的?」
  一邊思索這個問題,山姥切一邊敏捷的溜回自己房間。
  打開杯蓋的孔,輕啜一口,卻不是預期中的味道。
  明明點的是拿鐵呀……怎麼變成熱牛奶了,是想他趕緊睡下嗎。
  摸到杯底的突起,原來黏著紙條。
  「沒想到你竟然是那本書的作者!真是太讓我感到驚喜了,可惜沒能拿給你簽名,希望以後有這個機會。」
  是什麼時候曝露的?他對此毫無頭緒。
  「鑰匙被你掉在書架那裡,下次可要小心點吶。」後頭附上手機號碼,還畫了一隻線條簡略的鶴振翅。
  看到這裡,山姥切忍不住唇角微揚著將他加入聯絡人清單。

 

 
  「啊--無聊得快死掉了。」
  雖然後來陸續又有客人上門,他也自覺態度良好的應對,不過他的心思並不在那上面。
  要說不忐忑是騙人的。
  擱置一旁的手機突然兀自發出短促的震動音。

热度 36
时间 2015.05.20
评论(5)
热度(36)